【民主社会主义】马克思与伯恩施坦的继承者:桑德斯的美国社会主义

桑德斯是2016、2020两届美国总统候选人,在美国被视为“社会主义者”,但其政治主张局限于局部改良,属于“民主社会主义者”。80岁仍充满激情的他坚持优先考虑工人阶级等这一“多数美国人民”的需求,这应该也是美国的一种觉醒,可惜他年纪大了很多,不然有希望为美国的底层阶级争取更多的实在,在美国琢磨社会主义是件不容易的事。


原文链接==>

马克思与伯恩施坦的继承者:桑德斯的美国社会主义

100多年前,随着巴黎公社的失败,马克思主义阵营发生了分裂。

马克思许诺的资本主义崩溃,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局面并没有发生,相反,资本主义无情的扑灭了巴黎公社,并通过一系列的改革消弭了革命的怒火。资本主义还有着强大的生命力,远没有到达山穷水尽的地步。

革命的失败让马克思和追随者们开始反思自己的理论,后期的马克思对于暴力革命的立场有了软化,同时修正了自己对当下资本主义局势的看法。同时,他的追随者也日渐分裂,在马克思死后,西方的马克思主义者分成了几大派。

其中既有主张消极等待和经济决定论的考茨基,也有继续坚持无产阶级革命的卢森堡,但影响力最大的当属主张议会斗争,创立第三条道路的伯恩施坦。

伯恩施坦认为与其纠结于遥远空洞的社会主义理想,不如立足于当下,承认资本主义的合理性,并通过议会斗争的方式夺取政权,切实改善工人福利。虽然伯恩施坦因其妥协而被最激进的马克思主义者视为叛徒,但他的确取得了极大的成功。

如今,欧洲诸多工党和社会党皆是他的信徒,在他的努力下,欧洲各国建立了完善的社会保障,有些甚至建成了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国家,马克思所说的那种工人的绝对贫困已经不复存在。

而今天,最著名的伯恩施坦信徒莫过于美国的桑德斯,他名为民主党,实为伯恩施坦社会民主主义的信徒,是正统马克思主义精神的延续。他正在发起一场底层的革命,希望重复伯恩施坦议会斗争的成功,切实缩小美国的贫富差距,改善普通人的生活。

如今,随着美国资本主义危机的加剧,他离成功已经越来越近,“我们的革命”已势在必行。马克思与伯恩施坦的继承者:桑德斯的美国社会主义

(桑德斯已经成为美国左派和欧洲左派共同支持的对象,被认为是社会主义近期最大的运动)

一、伯恩施坦的社会民主主义:用议会争取权利

伯恩施坦可以说是西方马克思主义阵营中的现实主义者,他的优秀在于他是以一个政治家的眼光在看待社会主义,而其他的领袖,包括马克思,都是在以学者的角度进行革命。

马克思主义在解释资本主义方面是完美的,但是他在如何建立社会主义上却含糊不清,他早先的无产阶级通过大联合,用革命推翻资本主义的想法太过理想,而且对于资本主义推翻后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经济制度,马克思也没有描述。实际上,革命本就是不可预测的,当时英国清教徒革命、光荣革命以及法国大革命,在革命前也没有人能预见他的未来。政治本就是在不断试错和妥协中走向平衡。马克思与伯恩施坦的继承者:桑德斯的美国社会主义

(当下西方左派的源头,伯恩施坦与社会民主主义)

妥协是政治的关键,当时的诸如考茨基和卢森堡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是伯恩施坦意识到了。他有一种脱离于象牙塔的实用主义精神。

他曾说:“我们不能因为思考社会主义遥远的未来而忽视了现实的需要,那种空想是没有意义的。”伯恩施坦认为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都不是马克思主义本源的目的,马克思主义的初心就是改善工人的待遇,只要能达成这一目标,一定程度的妥协和修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巴黎公社崩溃后,伯恩施坦也不再相信资本主义会迅速崩溃,他认为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还没有到达马克思所说的不可调和的程度,也许在遥远的将来资本主义会因为维持不下去而崩溃,但这不是现在考虑的事情。

正是因为这种现实主义,伯恩施坦建议工人阶级组成自己的政党,并参与资本主义下的政治选举,通过议会斗争的方式夺取政权。

伯恩施坦的策略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派别中,唯有他真正改善了工人的福利,而他和恩格斯良好的关系也证明了他的正统性,从他和恩格斯往来的书信看,恩格斯对他的成就表示认可,而两人本身就是关系极好的好朋友。

马克思与伯恩施坦的继承者:桑德斯的美国社会主义

马克思与伯恩施坦的继承者:桑德斯的美国社会主义

(英国工党,法国社会党,都是伯恩施坦理念的继承者)

二、西方马克思主义与列宁主义的决裂:对自由民主致命的分歧

马克思主义的另一分支就是列宁主义,列宁主义运用暴力革命夺取了政权,他坚称自己是社会主义正统,并要求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像他效忠,但是西方马克思主义者表示了拒绝,即使是西方最激进的马克思主义者,都无法容忍列宁的专制主义倾向,因为马克思本来就是支持民主和自由的,他本人对于专制极为反感。

马克思对于自由民主的态度说的很清楚:他说宁肯要没有社会保障的美国,也不能要有社会保障的普鲁士,因为没有民主、自治前提的福利是没有意义的。社会主义必须基于人们自愿的原则,不能有半点强迫,而且在马克思的理论中,人人是平等的,工人阶级和指导革命的知识分子只有专业的不同,没有地位的高低,而列宁主义则完全将革命骨干置于普通群众之上。

马克思与伯恩施坦的继承者:桑德斯的美国社会主义

其中,考茨基更是激烈批判列宁主义,认为没有民主的社会主义是不可思议也是不可想象的,你不能通过剥夺自由的方式去实现自由,而民主、自由、自治恰恰是马克思主义的本质。实际上,马克思之所以反对资本主义,恰恰是他认为资本主义下的自由选择是不存在的,资本家因为占据生产资料而有谈判的优势,工人出于生计只能被迫出卖劳动。资本主义自由的异化一直是马克思讨论的重点。

无论是考茨基,伯恩施坦还是卢森堡,他们都认为俄国根本不具有实现社会主义革命的条件,在西方马克思主义者眼中阶段是不能跨越的,俄国连资本主义都没发展,如何能成为社会主义,如果进行革命只能是畸形的,原始的村社共产主义。在他们眼中,就算是作为资本主义大本营的美国也比苏联要强得多。

马克思与伯恩施坦的继承者:桑德斯的美国社会主义

这种对于专制和命令的抵触一直延续到今天,这从桑德斯的表态中就可以看出,他一直自称北欧社会主义者,而拒绝和列宁主义搭上关系,他甚至旗帜鲜明的进行反对,认为这些国家迫害民主运动,在他眼中,这没有妥协的余地。

三、伯尼桑德斯:马克思和伯恩施坦的继承人

桑德斯无疑是一个忠诚的社会主义信徒,他是马克思和伯恩施坦的继承人,他采用的理念和方式,完全是伯恩施坦的翻版。

桑德斯不寻求暴力革命,而是寻求议会斗争,他所说的我们的革命,就是指大众通过投票的方式改变资本主义制度,他主张的一人一票,公共资金竞选,就是这一理念的体现。另外,桑德斯对于民主还非常的重视,他几乎反对一切对自由的异化,认为美国的资产阶级扭曲了民主的实质,桑德斯的取消个人资金助选,降低大公司影响,取消超级代表,都是体现了对大众民主的渴望。

在经济上,桑德斯秉持伯恩施坦的理念,认为切实改善工人福利比实现社会主义乌托邦要重要,目前看,他最向往的就是北欧社会主义,在那个社会,人的基本生存不受威胁,工作更多是出于兴趣而非生存(因为收入与差不多),桑德斯认为只有不为生计所迫的工作才是真正自由的。他的全民医保、公立教育免费都是为此。

马克思与伯恩施坦的继承者:桑德斯的美国社会主义
马克思与伯恩施坦的继承者:桑德斯的美国社会主义
马克思与伯恩施坦的继承者:桑德斯的美国社会主义

对外关系,桑德斯表态他会支持一切大众的抗争运动,其强硬甚至超过了拜登,桑德斯作为一个社会主义信徒,其对意识形态的坚持让人敬佩。

如今,在40年边缘人的经历后,桑德斯终于步入了舞台中心,美国资本主义正陷入危机,也许马克思当年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将在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爆发的预言将成为现实,桑德斯已经影响了整整一代年轻人,他将一代美国人带向左派。

正如切格瓦拉所说:”我们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

如今,桑德斯的革命已经取得了成果,进步派大量的进入国会,拜登的纲领大量采用了桑德斯的意见,无论他是否成功,他都将改变美国。

马克思与伯恩施坦的继承者:桑德斯的美国社会主义

发表评论